除患之術 - 晨曦談:正知見vs凡夫知見 -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印證因緣果報的真實存在→已經運用本門的「宿緣律」,破天荒全過程,在網路公開討論區兩萬多篇公開問答,超過萬次的宿世因緣推算,幾達100/100的神準推斷了雙方注定的宿緣互動心態、互動過程與結局,印證了人與人之間確實存在著注定的宿世緣分。而這神準的宿世緣分,也就是顯示了前世冤欠或是前世恩德,造成今生注定的貴人或是冤親小人,這也證實了因緣果報的存在;而掌握貴人冤親的天機契機,也就掌握了今生成功失敗的重要關鍵。實證天理因果真實存在→前世因果功過能印證→運用本門的「因果律」超過千次的前世因果功過推斷,不只是神準推斷出今生必然的命運過程型態,也神驗的推斷出前世因果與祖宗因果,對於本身命運吉凶的重大影響,實證了「因緣同類相生」「前世因果今生相反承受」的因果天理,詳細的因果作用原理闡述如下;在精彩主題區中「前世今生因果」的故事中,就陳列了多個可以查證歷史而印證過的真人真事實例;通常認為前世因果今生難以求證,但是在這些事例中,依據本門紫微因果律,卻真正可以從祖上歷史因果經歷的實證來看,印證出「宿世因果報應」是有某些傳承的依據。 因為,單從自身一組生辰資料就可以準確推算出自身之外的祖上多代的主要歷史因果功過,這不就明顯的呈現出因緣果報的「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的「因緣承受」法則,也就是「善惡因緣必有前世因」「善惡到頭終有報,不爭早與遲」;再從「因果律」中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緣同類相生」的因緣承受法則,可以讓人明顯的理解這些「前世因」,既是祖上的功過遺產,再從「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的因緣法則,可也就是明顯呈現自身在多次前世輪迴中的主要因果功過。協助超昇業障,教導修行功果→達爾文的進化論,不也就是肉體生命基因的「因緣承受」,並在之後的發展,開啟了生命基因科學的昌盛; 「實證因果紫微」的斗數原理也就如進化論般、劃時代的證實了「因果論」,也將在以後陸續發布的主題中,呈現出「實證因果紫微」的斗數推算系統,可以像生命的基因與演化科學;甚至更科學地,將宿世緣分的互動規律,命格與緣份的運作原理,像精密的基因工程,去掌握因果基因結構,與因果基因交換的精密技術智慧;精妙的「實證因果紫微」斗數系統,將可以無可限量進化,與研究發展應用,可以像「生命基因科學」般的幫助人類生命靈魂的進化與救贖。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以紫微斗數印證因緣果報的真實存在,存有大量的網友推算案例
精準論斷今生命運課題、前世因果、冤親貴人、國家運勢


新北市永和區福和路158號12樓 預約電話:(02)8925-8927 預約時間:15:00~21:00
 找回密碼
 加入紫微斗數學會網站會員
查看: 264|引用: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除患之術

[複製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渡一切苦厄〉

渡一切苦厄(晨曦老師口述筆記) - 晨曦談:正知見vs凡夫知見 -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3344888.tw) (3344888.tw)

〈如何看出業障是否被消除?〉

如何看出業障是否被消除?(晨曦老師口述筆記) - 晨曦談:正知見vs凡夫知見 -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3344888.tw)

 

一個人的業障有沒有被消除可以看的出來,簡單重點來講:

一個人業障是否消除,主要在於是否寧靜自在以及能否不生情緒

(標紅字的地方),這一段講的內容是根據經典,那渡一切苦厄,簡單來講業障有沒有消除,就是要渡一切苦厄,那渡一切苦厄在心經裡面講「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因此渡一切苦厄有2個條件:

第1個就是要生般若波羅蜜多時,具備修行的智慧;

第2個是照見五蘊皆空,

那五蘊皆空的「空」代表什麼意思?

這個「空」的理解跟實踐屬於真空還是邪空?我們該怎麼判斷?

簡言之:

邪空,就是不該放下也放下,這就是邪空

那什麼東西是空不了的?答案是「因果」,因果不空。

畢竟不管我的內心的狀況怎麼樣,過去的因還是存在的,因果是空不掉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五蘊皆空的「空」的內容是什麼?

五蘊講的是眼耳鼻舌聲意,在莊子裡〈山木篇〉:

市南宜僚見魯侯,魯侯有憂色。市南子曰:「君有憂色,何也?」魯侯曰:「吾學先王之道,修先君之業,吾敬鬼尊賢,親而行之,無須臾離居,然不免於患,吾是以憂。

白話大意:

市南子見魯侯面有憂愁,於是問魯侯為什麼?

魯侯說:我學習先王的道、努力於先賢的志業,又敬鬼尊賢,親身力行,從來沒有逾矩過,卻還是避不開災患,我就是為此而憂愁。

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術淺矣。夫豐狐文豹,棲於山林,伏於巖穴,靜也;夜行晝居,戒也;雖飢渴隱約,猶旦胥疏於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於罔羅機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為之災也。今魯國獨非君之皮邪?吾願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遊於無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為建德之國。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與而不求其報;不知義之所適,不知禮之所將;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樂,其死可葬。吾願君去國捐俗,與道相輔而行。

白話大意:

市南子回答:你去除災患的方法太粗淺了。狐狸跟花豹住在山林,躲在洞穴(靜),白天躲藏,到了晚上才覓食(戒);即便飢渴,還是遠離江湖去覓食(定)。但還是躲不開機關陷阱,這到底是做錯了甚麼?皮毛是災禍的來源。

今天魯國不正是你的皮嗎?我希望你能破開形體、捨去皮毛、洗淨內心、去除欲望,遨遊於無人的曠野。

南越有個地方,國名為建德。那裏的人樸實單純,私心欲望很少;只知道耕作而不曉得儲藏,付出不求回報;不懂禮義的內容,隨心所欲,任意而行,符合於大道之上;生時能歡,死時可葬。我希望你捨去國位,拋開俗務,與道相輔而行。

 

為什麼還是受到這些災難?狐狸跟豹的災難來自牠們的皮毛,

這個魯國就是魯侯的皮,他擔心失去這個魯國(這個皮),這是他憂患的所在之處,但該如何把這個皮拿掉,然後洒心去欲。

說的都很抽象,但到底該怎麼去掉我的皮?

 

在〈心經〉裡,五蘊皆空,達到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因此,該空的是貪嗔癡慢疑、及一切因執念妄念所生的障礙、也包含了不智慧的情緒與不清淨的期許。

這個罣礙,與莊子〈山木篇〉當中所說的「皮」,所指出的是同一類比喻。

 

莊子〈至樂篇〉:


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貴壽善也;所樂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聲也;所下者,貧賤夭惡也;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目不得好色,耳不得音聲;若不得者,則大憂以懼。其為形也亦愚哉!

天下人要追求的是富貴長壽,所樂者,指眼耳鼻舌聲意皆符合我想要的,倘若得不到,或者即將失去,必然害怕恐懼與煩惱。

這些通常都是「障礙」,也反映出不正確的執妄念所在。

 

由因果觀,透過南北斗經可以看的出來,障礙在哪裡?

障礙的開端往往並不是今世造下的,源於過去錯誤的「習性、心念、行為」所生的業力。業力在今生因緣俱足時就會發生作用。舉例來說,假若某人有闖紅燈的習性,但未必每一次闖紅燈都會被車撞,只有在業力圓滿的時候,闖紅燈就會被車撞。又比如在命盤當中,有很多不好的因果格局,在時空環境皆構成業力圓滿的情況下發生作用,但許多情況下,即便知道會如此,也未必能避開。

譬如有人來合婚時,已知悉不是正緣,但當事人往往還是離不開這個「執念」,而仍然決定要選擇滿足執念而踏入婚姻,故而在特定的時空下,業力的實現也將如選擇而一一舖陳展開。

因此當你知悉這個障礙時,才能洒心(自在安然)去欲(去除錯誤並捨棄執妄)

 

莊子〈山木篇〉:
君曰:「彼其道遠而險,又有江山,我無舟車,奈何?」市南子曰:「君無形倨,無留居,以為舟車。

魯侯:你教我的方法很遙遠又困難,我沒有資源也沒智慧,該怎麼做到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遊於無人之野

市南子說:你不要被形拘束住。(形=心念習性)

留在心裏的只有無。(無,清清淨淨,不要有這些執念妄念)。

 

這裡要觀察的是你到底是被什麼給拘束住?是過去你的習性喜惡所造下的業。

 

比如,當喜惡走偏的時候,必然會因為這個喜惡而選擇造業,甚至被喜惡拘束下,會有身不由己,別無選擇的辯解。

把錯誤的執妄去除時,才是讓你解脫的方法,而不是形式上的資源或協助。

 

莊子〈山木篇〉:

方舟而濟於河,有虛船來觸舟,雖有惼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則呼張歙之;一呼而不聞,再呼而不聞,於是三呼邪,則必以惡聲隨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虛而今也實。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之!」

白話大意:

有一艘船要渡過一條河,遇到另一艘空船撞上來,就算是脾氣不好的人,也不會因此而生氣;但若是有人在這條船上時,你會請他退開,不要撞上來,喊了三次後,必然會發怒。但原本不生氣,現在生氣是因為原本沒有人,現在卻有人。

假設你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一切人事物(人、環境)都視為一個整體,不管有人、沒人都視為是相同處境來看待,此時情緒就不會起來,執妄念也不會引起,又有誰能夠傷害到你!

 

因此,忌,就是己心,

虛己,就是把己心拿掉,己心的內容就是指做到五蘊,眼耳鼻舌聲意種種觀感都清淨不生無意義的負面情緒,而眼耳鼻舌聲意產生障礙的地方必定跟因果相繫。

 

莊子〈至樂篇〉
夫富者,苦身疾作,多積財而不得盡用,其為形也亦外矣。夫貴者,夜以繼日,思慮善否,其為形也亦疏矣。人之生也,與憂俱生,壽者惛惛,久憂不死,何苦也!其為形也亦遠矣。烈士為天下見善矣,未足以活身。吾未知善之誠善邪,誠不善邪?若以為善矣,不足活身;以為不善矣,足以活人。故曰:「忠諫不聽,蹲循勿爭。」故夫子胥爭之以殘其形,不爭,名亦不成。誠有善無有哉?今俗之所為與其所樂,吾又未知樂之果樂邪,果不樂邪?吾觀夫俗之所樂,舉群趣者,誙誙然如將不得已,而皆曰樂者,吾未之樂也,亦未之不樂也。果有樂無有哉?吾以無為誠樂矣,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樂無樂,至譽無譽。」

 

有錢人很努力工作,賺的錢又不能照自己的意思善用,雖然資源足夠,但內心仍舊離不開困擾。

有名聲地位的則終日思考,自己的思慮是否完善,還是被拘束而不自在。

人的出生就是跟這些憂患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上。

長壽者擔心自己活太久,不知何時可以解脫。

 

所以無論如何都有苦,這個「苦」就是你的執妄念導致的結果,誠如上述所說的「皮」

往世過去你曾經做過的事情,形成障礙的時候,我們就稱之為「業障」

回到業障有否被消除,由 神佛的角度來看,端視有無懺罪修正,且相同的錯誤(執妄心念、行為)會不會再延續?(洒心去欲)

洒心去欲,寧靜自在,其背後所代表是你已經體悟一切劇本皆「如是因,如是果」,以虛己游世,將我(累世因果的錯誤執妄)拿掉。

虛己,指當明瞭一切都是風雷雨露,莫非天意,就知道這一切皆不是無緣無故,不起無意義的負面情緒,寧靜自在。明瞭習性背後的錯誤,就不再重蹈覆轍,不犯同類的錯誤,業障就能被跨過去,也不會帶到下一世,來世因果的基因烙印也就不會有這一段的記載。

修因果,首重選擇

聖經創世紀裡有個例子, 上主 創造人的時候安置在伊甸園,但人因被蛇引誘而違反 上主的意思,做了錯的選擇,這個錯誤的選擇就是這些災難的第一因。假設命運是無從違逆,必然且絕對的結果,在第一因之後,邏輯上除非一切都是果,並不存在有第二因、第三因等,才能稱得上一切無可違逆。

那麼第二因、第三因在哪裡?就在每一次稱得上結果發生之後的選擇。

比方,災難開端前的舉止選擇是否犯了累世承襲的錯誤?

比方,你遇到災難時的心態與選擇,是存著報復、怨天尤人或是修補放下調整調和?

 

此類選擇,不正是果地裡的下一個因地。

 

回到最初,修行的行,內容是甚麼?各大宗教所論述的修行,內容是指什麼?

道的內容是甚麼?

倘若你不清楚正確的行為標準?不清楚你的信仰內容是甚麼?

那又怎麼可能有所依循?

 

本門所依循與學習的信仰準則是因果之道,也是靈魂之道;

凡離因果觀都不屬正知見。

凡人皆是以人的喜好價值解讀,但若不知前因後果,只單單看現在眼前的情況發展時,在在容易出現斷章取義;在因果脈絡裡,不同的時空環境下,當事人很容易既是加害者、也是被害者,因此,當知見離開因果觀的時候,皆不是正知見。在沒有正確的因果觀時,很容易作錯選擇。

 

當人對自身業障有所了解的時候,才能夠不重蹈覆轍並且作出正確的選擇,帶動好的蝴蝶效應。

那麼,該怎麼修因果?「正心、正念、正行」,

心該怎麼正?

心念清淨,去除執妄,即為莊子所述之無何有、虛己。

虛己的內涵很深,將人所感受到的一切人事物環境都當成果地,一切吉凶禍福皆是自己魂魄所構成的,亦即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懷抱著這個認知時,就會很包容…只考慮是不是夠有智慧去面對這件事?

 

除了〈心經〉、莊子以外,其他經典對於「空」有另外一個說法,但內涵皆屬同一,空,指清清淨淨,在〈高上玉皇本集經〉第一篇【清微天官神通品第一】,清淨信、清淨解、清淨念、清淨行、清淨身、清淨心、清淨意、清淨果、清淨報等,

緣何侍奉 至尊上帝旁的玉女,有 至尊的氣息?

因為祂符合無數種清淨(清淨信、清淨解、清淨念、清淨行、清淨身、清淨心、清淨意、清淨果、清淨報等),此處的清淨所對應相符的,即為「真空」、「無何有」的特徵,又比如,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此處既是講空、清淨,但清淨,並不代表因果不存在,畢竟因果不清淨,五蘊習性都空不了、放不下、逃不開。

譬如,積欠債務,可以放下嗎?總不可能對著債主說放下吧,積欠你的債,我放下了!這是不符合因果觀的,也是背離清淨的種種污濁。

 

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放下的是我做錯了什麼,那我該怎麼知道我做錯了什麼?

第一,    可以從本門因果斗數裡可以觀察出,承襲了甚麼樣的習性錯誤?

第二,    對於甚麼事項有執念妄念?

第三,    我在做選擇的時候,如何才能形成好的蝴蝶效應?

第四,    當災難來臨時,我該怎麼虛己

當你能實踐這些時,即可渡一切苦厄。

 

莊子〈達生篇〉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

瞭解人生意義的人,不會在意對人生沒助益的事項。

達命之情者,不務知之所無奈何。

了解命運的人,不會在意命運無可奈何的事。

〈心經〉裡的「遠離顛倒夢想」,正是如此。

養形必先之以物,

指來到這個世界,你必須要經營,而經營需要環境種種資源。

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

指雖然有資源,但仍然還是充斥很多的不愉快、痛苦。

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

指來到這個世界上,無從抵抗,離開人世的結果,也無從改變。

夫欲免為形者,莫如棄世。棄世則無累,無累則正平

莫如棄世,指放下;放下的時候,就不會有負擔,沒有負擔就能正平。

比方說,不同的位置(老闆或員工),優先考量的第一順序通常都是自己。當人站在維護特定事項的角度想時,很容易會產生控制欲佔有慾,而忽略了正邪的認知;比方說這件事是不應該的,但對自己有利,進而產生天人交戰,究竟是要照著 覺世真經走,還是選擇對我有利的那一面走?但若這件事情並不影響你的利害,也不成為你的執妄時,自然會亳不猶豫的選擇要作好人。

正平則與彼更生,形精不虧,是謂能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毫不猶豫的正確選擇,則與道同處。外在與內心均無虧欠,即能提升。提升到了極致,脫離輪迴。

 

子列子問關尹曰:「至人潛行不窒,蹈火不熱,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請問何以至於此?」至人,指達到人的極致。

至人潛行不窒,在水裡走不會窒息。

蹈火不熱,在火裡不會感到熱。

比喻,一般人視為水深火熱的災難中,至人仍然寧靜自在。

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指在水深火熱的時候,是不會害怕的

請問何以至於此?,指這個至人為什麼不會害怕?

關尹曰:「是純氣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居!吾語女。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物與物何以相遠?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

是純氣之守也,純氣指元皇正炁,也就是造物主的能量

非知巧果敢之列,並非是知識聰明勇敢。

居!吾語女。坐下來,我來跟你說。

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指凡眼耳鼻舌聲意等看的到的皆是物,物指環境,包含人、遇到的外緣。

物與物何以相遠?指他的因果與我的因果,為什麼差那麼多?

夫奚足以至乎先?指為什麼他會在我的前面?為什麼他的因果比我好?是怎麼形成的?

是色而已。指感受,〈北斗經〉中提到,「尊卑雖則殊途,命分俱無差別」,這個差別指感受問題;譬如:

同樣是下雨時,心情可能是好,也可能不好。

同樣是車禍也可能很正面,幸好有保險、幸好只是車子壞掉,人沒受傷

這些都只是感受。客觀所發生的事件,不一定等於你的心情。

這些講的是感受,在〈心經〉裡也是這樣敘述。感受可以是清淨,也可以是陰暗污濁的,只是稍嫌不完整的是感受的形成,此處並沒有深究。

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無所化

指環境雖然如此,但若不照著承襲的習性喜惡去形成選擇時,因果蝴蝶效應就到此為止,就不用帶到下輩子

物之造,指造物者= 上主, 南北斗,祂依據你的因果業力去設定環境。

不形,不形成。不延續過去的習性與錯誤,在對的選擇下,演變未來的因果。

而止乎無所化,停止本來的錯誤而無從延續。

得是而窮之者,物焉得而止焉!達到這樣的程度,環境哪裡能夠拘束你!

而藏乎無端之紀,遊乎萬物之所終始

壹其性,指習性回到赤子的本來清淨。

養其氣,氣息習性都能去除汙穢。

合其德,合乎德。

以通乎物之所造,達到因果造化的本來目的;人世間輪迴的課題能修正清淨。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無郤,如果是這樣,魂魄就能夠完整無瑕,心神沒有縫隙。

夫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

此處比喻,喝醉的墜車,由於他並不會去反抗,全身處於很柔軟的狀態,因此不容易死亡。比方,瞭解因果脈絡,遭遇災難的時候,由於內在的錯誤執妄已消滅,思慮選擇都必然清淨,五蘊感受的痛苦大幅減輕,外在行為舉止都能包容與正面處置,故能減輕、甚至化解災難。

在果地裡,選擇不同,程度與實際經歷必然不同。

死生驚懼不入乎其胷中,指在果地裡寧靜自在。

不瞭解因緣果報,陷在執念妄念裡放不下,欲而不能捨,必然障礙。比方說感情放不下。

本門上許多案例,當事人知悉有障礙而不適合結婚,但仍還是結婚了,起源於動情而執意選擇,而斷然無視選擇所生的悲苦蝴蝶效應。待不遠的時空環境具足,業力發生作用時,執念是第一個情緒下的選擇,既有執念,又有障礙,五蘊感受又怎能不悲苦。

 

回到莊子〈山木篇〉-除患之術(我該怎麼修行?)

莊子行於山中,見大木,枝葉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問其故。曰:「無所可用。」莊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夫子出於山,舍於故人之家。故人喜,命豎子殺鴈而烹之。豎子請曰:「其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請奚殺?」主人曰:「殺不能鳴者。

白話大意:莊子來到山上,看到一個大樹,因為不好利用,因此木匠就不砍伐它,樹活下來是因為它沒有用處;又,莊子到別人家裡,朋友要宴客所以要殺鵝,當時有2隻鵝,其一會叫,另一隻不會,最後反而會叫的得以存活。

明日,弟子問於莊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今主人之鴈,以不材死。先生將何處?」莊子笑曰:「周將處夫材與不材之間。材與不材之間,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則不然。無譽無訾,一龍一蛇,與時俱化,而無肯專為;一上一下,以和為量,浮游乎萬物之祖;物物而不物於物,則胡可得而累邪!此黃帝、神農之法則也。若夫萬物之情,人倫之傳,則不然。合則離,成則毀,廉則挫,尊則議,有為則虧,賢則謀,不肖則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鄉乎!」

弟子問莊子:木頭是因為沒有用,所以才活下來; 鵝是因為不會叫而死,那到底是要有用還是沒用?

莊子:我將處於有用、沒用之間,取與捨都容易有過錯,但順應因果天道而處世則不然,不依循凡俗的對錯標準,可取可捨,視當下的情況而定,毫無執妄而非要甚麼不可。可上可下,以調和為考量;調整因緣環境卻不反被環境驅使,不欲受執妄而有負累。這是聖人的方式,但凡世則不然,事物的演變終究會反轉…

我們在做很多選擇的時候,到底要取還是捨?

綜上可知,清淨並非都放下,取仍是要取,障礙則要捨下

而標準是依據天道因果而處世,調和調整選擇好的因果蝴蝶效應,如此的標準之下,取、捨並不是固定的。

 

「正心正念正行」是大標題,若心念舉止充滿執妄,就會受情緒欲望所蒙蔽,習性依舊錯誤,選擇不離執妄悲苦。

修心,修掉錯誤的執妄念;

修身,行為舉止的實踐,需脫離原本的錯誤;

修緣,緣份互動本按各自因果宿緣而不由自主,調和因緣,避免冤冤相報;親近善人,遠避凶人,避免重蹈覆轍。

以上三者,都離不開「選擇」。而選擇往往都在體現懺罪裡的改正。

北斗真經: 凡有男女於本命生辰及諸齋日,清淨身心,焚香持此真文,自認北斗本命所屬星君,隨心禱祝,善無不應,災罪消除,致感萬聖千真,俱來衛護。

清淨身心指去除執妄;

焚香持此真文則暗喻以德性為香,按各自所載的因緣果報調和修正;

自認北斗本命所屬星君,暗喻認識自己因果上的功過障礙,選擇放下執妄的事項緣份,選擇有益於魂魄的事項緣份。

 

天人交戰?

對不起自身良心,為了利益或執妄而瞞心昧己,有意識的忽略錯誤,對自己的執妄一概作對己有益的解釋,這是天人交戰的現象。

當信仰、善惡標準,與你很在意的事項、緣份、習性(例重視錢、感情、事業)等,有所衝突時,你的選擇是甚麼?

當「執妄」跟  上主擺在一起的時候,你會怎麼選?

 

莊子〈山木篇〉:

莊周遊乎雕陵之樊,睹一異鵲自南方來者,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栗林。莊周曰:「此何鳥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覩。」蹇裳躩步,執彈而留之。睹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蜋執翳而搏之,見得而忘其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莊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類相召也。」捐彈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

 

上文是螳螂補蟬,黃雀在後的故事

蟬因為看到大樹下的樹蔭,覺得很舒服就忘了後續的危險;螳螂眼中只有蟬,也忘了自己與蟬並無不同。蟬與螳螂都顧此失彼,相同遭遇,其背後所隱喻的不正是忘了因得(執妄)而失的真。

 

見得而忘其形見利而忘其真

指為了得到想要的某一樣事物(執妄)的時候,就忘記自身的靈魂應該要清淨。

比方說為了錢財連命都不要了,或為了動情至深的對象而放棄 信仰甚至是靈魂。正呼應了「其皮為之災也」,罣礙執妄,跨不過去的門檻。

 

觀世音菩薩 傳,內觀心外觀緣

大勢至菩薩唸佛圓通章,我無選擇

且不論自身喜惡,只想

關聖帝君 祂希望我怎麼做?此為「我無選擇」,縱然我的習性仍然存在,只要祂的重要程度比「執妄」重要時,就不會做錯選擇。

 

莊子〈至樂篇〉:
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雖然,無為可以定是非。至樂活身,唯無為幾存。請嘗試言之。天無為以之清,地無為以之寧,故兩無為相合,萬物皆化。芒乎芴乎,而無從出乎!芴乎芒乎,而無有象乎!萬物職職,皆從無為殖。故曰:「天地無為也,而無不為也。」人也,孰能得無為哉!

 

天下的是非對錯,有時很難有定論,但「無為」可以定是非,「無為」隱含「五蘊皆空」的特徵;在莊子裡講「無何有」,毫無執妄,就是渡一切苦厄的法門,無為亦指無執無妄;虛己的極致,最後就是「無我」,「無我」不正是「我無選擇」, 首先要做到虛己,才能做到無我,而依循標準正是 上主。

畢竟,一定要有依循標準才能把自身的標準拋棄

無為,指清淨、真空、五蘊皆空的「真空」,無何有,把執妄念給除掉

當做到上述這些結合時,無為可以定是非。

天無為以之清,地無為以之寧

在其他經典記載為天得一以致清,地得以一致寧。天、地可能反映魂魄,魄指人的肉體,魂指人的靈性,魂魄要夠清淨。魂魄如一(一為最原始的清淨)

至樂就是最極至的快樂,譬如12宮中你因為財帛宮而快樂,因執妄念而快樂的人很多,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最終仍受制於執妄,受制於因果。

莊子〈天運篇〉:

以富為是者,不能讓祿;以顯為是者,不能讓名;親權者,不能與人柄。操之則慄,舍之則悲,而一無所鑒,以闚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

 

以錢財為目標者,作不到讓利;以貴顯為目標者,不能讓名;追求權力者,不能分享地位。得則害怕失去,失去則悲傷不已,看這些不能停止執妄的,不就是遭刑戮的人啊。

 

例如,你的祿都在財帛宮或是你的忌都在財帛宮,這個就容易成為你的執妄念,祿可以是好的執妄念

當你的執妄念是好的蝴蝶效應,就變成祿

當你的執妄念是壞的蝴蝶效應,就變成忌

很多時候,我們為了祿,而見利而忘其身,可能為錢連命都不要,或為感情連命都不要,很在意這個「執妄」,但沒有「執妄」最快樂,而不是滿足我的「執妄」,或讓「執妄」經營的更好、更快樂,這是層次上的不同

 

人會輪迴,因此靈魂會始終存在,不是一生一世,只是移轉了形式,可能是百世千世,最極致的快樂是無執妄,無執妄並不是放下已得到,而是我不受限制也不需要,也不用被這些外物給控制,這是至樂的內涵。


本版積分規則

柏廬講堂/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新北市永和區福和路15812樓
預約電話:(02)8925-8927
預約時間:15:00~21:00
服務時間:每週一至週五晚上7~10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GMT+8, 2021-5-11 13: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