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談真君 (晨曦老師口述筆記) - 晨曦談:正知見vs凡夫知見 -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印證因緣果報的真實存在→已經運用本門的「宿緣律」,破天荒全過程,在網路公開討論區兩萬多篇公開問答,超過萬次的宿世因緣推算,幾達100/100的神準推斷了雙方注定的宿緣互動心態、互動過程與結局,印證了人與人之間確實存在著注定的宿世緣分。而這神準的宿世緣分,也就是顯示了前世冤欠或是前世恩德,造成今生注定的貴人或是冤親小人,這也證實了因緣果報的存在;而掌握貴人冤親的天機契機,也就掌握了今生成功失敗的重要關鍵。實證天理因果真實存在→前世因果功過能印證→運用本門的「因果律」超過千次的前世因果功過推斷,不只是神準推斷出今生必然的命運過程型態,也神驗的推斷出前世因果與祖宗因果,對於本身命運吉凶的重大影響,實證了「因緣同類相生」「前世因果今生相反承受」的因果天理,詳細的因果作用原理闡述如下;在精彩主題區中「前世今生因果」的故事中,就陳列了多個可以查證歷史而印證過的真人真事實例;通常認為前世因果今生難以求證,但是在這些事例中,依據本門紫微因果律,卻真正可以從祖上歷史因果經歷的實證來看,印證出「宿世因果報應」是有某些傳承的依據。 因為,單從自身一組生辰資料就可以準確推算出自身之外的祖上多代的主要歷史因果功過,這不就明顯的呈現出因緣果報的「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的「因緣承受」法則,也就是「善惡因緣必有前世因」「善惡到頭終有報,不爭早與遲」;再從「因果律」中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緣同類相生」的因緣承受法則,可以讓人明顯的理解這些「前世因」,既是祖上的功過遺產,再從「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的因緣法則,可也就是明顯呈現自身在多次前世輪迴中的主要因果功過。協助超昇業障,教導修行功果→達爾文的進化論,不也就是肉體生命基因的「因緣承受」,並在之後的發展,開啟了生命基因科學的昌盛; 「實證因果紫微」的斗數原理也就如進化論般、劃時代的證實了「因果論」,也將在以後陸續發布的主題中,呈現出「實證因果紫微」的斗數推算系統,可以像生命的基因與演化科學;甚至更科學地,將宿世緣分的互動規律,命格與緣份的運作原理,像精密的基因工程,去掌握因果基因結構,與因果基因交換的精密技術智慧;精妙的「實證因果紫微」斗數系統,將可以無可限量進化,與研究發展應用,可以像「生命基因科學」般的幫助人類生命靈魂的進化與救贖。

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多位網友推算,全程公開參考
論斷今生命運課題、前世因果、冤親貴人


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3號9樓 預約電話:(02)2924-9297 預約時間:15:00~21:00
 找回密碼
 加入紫微斗數學會網站會員
查看: 85|引用: 0

莊子談真君 (晨曦老師口述筆記)

[複製鏈接]
印佛因果師 發表於 2018-1-23 15: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莊子談真君
齊物論
大知閑閑,小知閒閒;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與接為構,日以心鬭。縵者,窖者,密者。小恐惴惴,大恐縵縵。其發若機栝,其司是非之謂也;其留如詛盟,其守勝之謂也;其殺如秋冬,以言其日消也;其溺之所為之,不可使復之也;其厭也如緘,以言其老洫也;近死之心,莫使復陽也。喜怒哀樂,慮嘆變慹,姚佚啟態;樂出虛,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已乎已乎!旦暮得此,其所由以生乎!

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是亦近矣,而不知其所為使。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可行已信,而不見其形,有情而無形。百骸、九竅、六藏,賅而存焉,吾誰與為親?汝皆說之乎?其有私焉?如是皆有,為臣妾乎,其臣妾不足以相治乎。其遞相為君臣乎,其有真君存焉。如求得其情與不得,無益損乎其真。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人謂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

今天說的是莊子「齊物論」裏的兩段文字,之前其中有一段在講宇宙星塵原子,恢恑憰怪,西施、癩痢頭,通而唯一全是宇宙星塵原子,聖人、小人、君子、乞丐在本質上都是宇宙星塵原子,如果從元皇正炁來說,凡是人類,不管是西施、癩痢頭、聖賢、凡人也都有元皇正炁,這是之前講述「齊物論」的某一段。

上星期農曆十一月十五的時候,在拜拜唸「南斗寶誥」的時候,神佛突然教我看這一段,因為「南斗寶誥」裡有六司真君,所以讓我回頭看這兩段:第一段大知閑閑,小知閒閒;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與接為構,日以心鬭。 … …等等

最重要就是在講述,一般人在生活中,接觸了六根六塵之後,就會產生各種喜怒哀樂,慮嘆變慹,姚佚啟態;樂出虛,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

這裡全都在講述,我們的元皇正炁、也就是元神靈魂在人間生活中受到種種沾染之後,產生了各種的情緒,這些喜、怒、哀、樂,愛、惡、慾等情緒不斷更迭;也就是在說明我們的靈魂受到一些沾染或是薰習〈像被煙燻過一樣〉。

在情緒沾染中,同時隱含著未沾染、已沾染兩種情形:靈魂未沾染的時候,在零和遊戲世間是屬於元皇正炁也就是元神,已沾染的靈魂是指到了零和遊戲世間之後,受到種種沾染才會產生種種情緒,而這些情緒就慢慢累積成種種的行為因果,就形成了識神與我執。這是第一段的大意。

第二段,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是亦近矣,就是講述人常常在分我、他,他、我的分別心,一切人事物,有我就有彼,有彼就有我,就是分別心出現的時候,不論是我或他、他或我,沒有我就沒有他,在講他時就會有一個我存在,講我的時候則會有非我的存在,所有的人事物因為我產生了種種的我執,而我和非我(是亦近矣)是一種緊密連接,我和非我,事實上沒有我就沒有非我,沒有非我就沒有我,這是人的心所分別出來,另一個概念是,因為我與非我的分別心出來後,這世界產生一種對應出來的情況,比如你用什麼面貌對應世界,世界就用什麼面貌對應你,裏面隱含這樣的解釋。

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是亦近矣,而不知其所為使。(這些東西不知是誰在主使,誰在控制。)然後莊子又提出一個解答

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像有一個真正的主宰,但是不知如何去形容,)
可行已信,(所有這些真宰,尤其在講因果天道種種報應的時候,祂是可行已信,)但是,而不見其形,就像莊子「大宗師」裏說:道可傳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見;如同可行已信,而不見其形,有情而無形。在描述真宰

接著又提出另一個觀點,百骸(指人身上的所有骨骼)、九竅六藏賅而存焉(他們都在我們身體)吾誰與為親?(我跟誰比較親近?)

汝皆說之乎?其有私焉?(有分別比較喜歡或不喜歡誰嗎?)

如是皆有,為臣妾乎,其臣妾不足以相治乎。其遞相為君臣乎,其有真君存焉。(百骸、九竅、六藏,誰是君?誰是臣?誰是妾?是輪流當嗎?讓人們去想是怎麼回事呢?)

百骸、九竅、六藏,賅而存焉,全部合起來稱為臭皮囊,就是我們的肉身,或是說靈魂的容器,其有真君存焉。所有人都不知其實是講「南斗六司真君」,等於說魂魄有元皇正炁的存在,有真君存焉即六司真君。

如求得其情與不得,無益損乎其真。(不論懂不懂或知不知道有真君否?並不影響真君確實存在。)


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肉身受到元皇正炁的陶鑄,陶鑄而有魂魄,魂魄進入人身成形後,到最後本應不會消亡。)

與物相刃相靡,(但因為在世間中,待人處事接待萬物時,元皇正炁和魂魄都不斷的消磨,)

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我們的行為’’慾望’’,使我們的元神像馬匹或車行一樣不斷奔騰,,而不停止,這難道不可悲嗎?)

補充解釋: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
人進入零和遊戲世間,接觸萬事萬物之後,人心在世間受萬事萬物沾染,產生的種種感知感觸,它的進展或效力,如同「波羅密多心經」裏的十二緣起,無明緣行,行緣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靈魂(元皇正炁)經十二緣起薰習的過程,受到沾染後,十二緣起不斷地推動不知道停下來,在佛教稱作沉淪苦海,沉淪到因果裏面,不斷的在行進,不知道怎麼把這些不當的因果停下來,就會產生基因烙印,而有因果報應。

莊子上面講述的道理,可從下面的論述得到證明:

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
指人烙印了什麼?有成為功德功果嗎?莊子從不談世間名利,所以這裡談的成功是成就其功德,這樣子薰習受到因果沾染後,不見人成就什麼功德,反而被這些慾念所役使,不知道靈魂要走到哪裡去?靈魂到底是要往上提升到哪?或沉淪到哪?可不哀邪

人謂之不死,奚益?
然後像這樣受薰習沾染而不死,又有什麼用,靈魂不能往上提升,不知悔改,想求長生不死,到底有什麼益處?

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
外形受沾染,其實內心靈魂同樣受沾染而被因果烙印,難道不可悲嗎?

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
人的生命就是這樣的茫然嗎?是只有我這樣的茫然嗎?世間人有不茫然的嗎?

總結:
以修道人來說情緒是魔,它是心魔,陰魔有五十種,二十五內魔二十五外魔,其中二十五內魔全是心魔;站在道家或修行人的立場,人世間最不該有的是情緒,什麼事情高興也好、不高興也好,憂傷也好、不憂傷也好,事情原在;人的情緒都是多出來的,一件事情發生都有其因果蝴蝶效應,當面臨因果蝴蝶效應的末端,你高興或悲傷,它也是存在;而不高興或不悲傷,它還是存在,從「莊子」就是教我們智慧以對,那些情緒都是多餘,都無益處。

前一段講識神沾染產生了種種情緒,這些情緒從何而來?為何而生?對人到底有何益處?對人的生命有何壞處?已乎已乎!就這樣吧,也沒辦法跟人說明清楚,人活在世間就會收到沾染,從沾染裏頭提出了識神跟元神之分,識神已經受到沾染,提到沾染就隱含不沾染,沾染稱為零和遊戲世間,不沾染稱非零和遊戲世間,隱含這道理在其內。

接著提及,百骸… … 其有真君存焉… …無益損乎其真。百骸指臭皮囊,肉體會有一個主宰,主宰肉體有真君的存在,即臭皮囊有真君,當人們的元皇正炁不受沾染時,如同南北斗經中的南斗六司真君與大聖北斗七元君般聖潔,不管人求的其形或不得其形,人不管懂或不懂就是有真君存在,我們有這些真君,這些真君原本不受沾染,可是因為前一段提及因為人的沾染而使真君受沾染,這兩段併起來是在談魂魄、識神沾染

後面在講十二緣起,真君會受汙染沾染,真君一受其成形,…。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莫之能止,…!元皇正炁受到十二緣起的沾染後,不知道停下來,在佛教稱作沉淪苦海,沉淪到因果裏面,不斷的在行進,不知道怎麼把這些不當的因果停下來。

莊子是戰國時期人物,在「齊物論」第二大段文字裏,能預先隱隱談起東漢末年,張天師南北斗經中的陶鑄魂魄、六司真君,及魏晉時期「觀世音菩薩」波羅密多心經中的十二緣起,這說明了莊子是懂南北斗經、心經,是明白魂魄有真宰,有六司真君的存在,並懂得魂魄的作用。

並從以上可推斷「莊子」的智慧和境界非凡人也,必定是天界仙佛投胎下凡來教化世人的。






本版積分規則

柏廬講堂/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39樓
預約電話:(02)2924-9297
預約時間:15:00~21:00
服務時間:每週一至週五晚上7~10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實證因果紫微斗數學會

GMT+8, 2018-2-24 14: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